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长期来看,电子烟是新生事物,确实没有统一的医学证据证明有害,但是这并不代表无害,相反,电子烟内所含的尼古丁也是有成瘾性的,所含成分也有各种潜在危害,只是现在,既无法确认,但也没能完全排除。要知道,医学界用了20年左右(1950~1970)才将证明传统香烟和癌症等疾病之间的联系,但那样的代价太高了。
 
  2014年,世界卫生曾经提议禁止电子烟,世界卫生组织的控烟专家佩鲁戛在接受财新采访(《成为电子烟生产第一大国之后》)时说:
 
  “一些人会说电子烟的风险非常低,我们的问题是有多低?如果吸传统烟草像是从100楼往下跳,那抽电子烟只是从更低楼层往下跳,但是从哪一层楼?我们还不知道。”
 
  最麻烦的是年轻人,甚至是未成年人。需要强调的是,罗永浩在发布会上一再强调,不会向未成年人销售,购买需要身份证。
 
  这是所有电子烟草公司都强调的事情,可是所有的市场营销策略都是针对年轻人(包括未成年人)的,强调设计的时尚感和科技感,还有各种新奇的味道,而且都是对传统香烟不感冒的年轻人。香港吸烟与健康委员会前主席左伟国在接受财新采访(《成为电子烟生产第一大国之后》)时称,
 
  “这些新鲜玩意就是为你们年轻一代设的……他们现在把电子烟做得像智能手机一样,也有充电器,很好看,还在其中又加入各种味道。”
 
  “你说电子烟危害小,可以用来戒烟,我勉强相信,那你为什么要把电子烟变成有味道的?还是为了吸引,包括新奇的外观设计,都是想做成年轻人喜欢的样子。”
 
  根据CDC(疾控中心)的数据(“Notes from the Field: Use of Electronic Cigarettes and Any Tobacco Product Among Middle and High School Students — United States, 2011–2018”),在高中和中学同学中,电子烟的使用比例经过了一个过山车一样的变化, 但总体向上,截止2018年,高中生中的使用比例达到20%左右,初中学生比例为5%。而在2011年,两者的比例都在1%左右。我没去现场,但在微信群里看到这个消息时,还挺心酸的,感觉老罗的信心垮掉了。2013年那会儿,老罗在微博上跟媒体互动,免票都是天大的福利了:
 
  “国内一线的数字媒体纷纷表示‘两张媒体票不够’,‘自掏腰包’再买几张。。。。。。。这让发‘红包’‘车马费’才能请来媒体的电子巨头那几张几十年到上百年不等的老脸往哪搁呢,不禁感慨,人比人气死人。”
 
  这或许是理论上算作快如的发布会,也可能是他对媒体说的,“都不容易,相互体谅吧”。在这寒冷的冬天,投资人是为数不多的暖男了。在一片冷嘲热讽之中,只有经纬的张颖在给老罗打气加油:
 
  “所有社会的进步,首先是梦想驱动的,有了梦想,才能有所挑战,有挑战就必有成败。每个人都会遇到,遇到的时候我们未必每次都能做的多好。”
 
  不知道王兴是不是也为老罗感到心酸,所以在饭否上更新了一条:“昨天过后,人们对于创业的人或许多一份同情。”
 
  不过,后面马上一位美团上的店主呛了回去:
 
  “@王兴,你同情一下,我们这些苦逼的饭店吧。今天接到通知说,春节外卖需要营业,王总你家里有闲人吗?我给您家人发工资,您让他们过来给我上几天班,我让我的员工休息上几天。给您服务一年了,您给我们放几天假吧。”
 
  创业者很难得到同情,因为他们并不是食物链的最底层。不过在劳资这个问题上,王兴可以同情一下贝索斯,毕竟美国人可不只是在一个几乎废弃的社交平台@一下大老板随便说说就行了。
 
  罗永浩发布会上介绍了两样东西,聊天宝和电子烟“FLOW福禄”,我真担心罗永浩“跪着”也活不下去。
 
  罗永浩和聊天宝和福禄两款产品之间的关系,要多暧昧有多暧昧。表面上看,他仅是聊天宝的早期投资人,而福禄电子烟是突然离职的锤子001号员工“太子”朱萧木的创业产品。
 
  但现在不是未必代表将来不会是,罗永浩不像会给别人抬轿子的人。至少在聊天宝上,罗永浩的标签是相当明显的,而创始人的存在感近乎于无。
 
  智能手机增长停滞,市场进一步集中,新势力的代表小米都陷入增长乏力的质疑,股价跌破10港元的境地,锤子翻盘的机会太渺茫。2018年12月份,供应商堵住锤子门外,“轮岗讨债”的消息也是刷了一拨屏。
 
  罗永浩黑粉的大本营知乎上有一条高赞 “不要让罗永浩跑了”,隐隐将罗永浩提升到了李嘉诚或者贾跃亭的位置。
 
  罗永浩能继续现身,将自己降到到尘埃里的姿态营销接地气的“聊天宝”,确实值得人尊敬,投资人钱即使打了水漂,想来也不能在商业道义上指责什么了。
 
  这款社交产品更像是罗永浩的退路——如果锤子不行了,总还有社交能够融资,还能给早期投资人交代,社交是为数不多的有想象力且投资人肯出钱的赛道了。何况子弹短信上线7天,就实现A轮融资1.5亿。如果聊天宝跑通了,还能走到 B轮、C轮,那多少还能用股权“运作”出来一些钱还给供货商。
 
  毕竟,投资人再暖男也是要看钱的。当年,孙宏斌带领着顺驰一路狂奔,结果遭遇宏观调控,不得已倒下了,不过妥帖地安排了各方利益,银行、政府和债务人都有照顾。于是,吴晓波在他的《大败局》中谨慎地预言孙宏斌的东山再起:
 
  “ 这位在而立之年就经历了奇特厄运的企业家,在四十不惑到来的时候再度陷入痛苦的冬眠。不过,他只是被击倒,但并没有出局,他也许还拥有一个更让人惊奇的明天。”
 
  不能让投资亏钱是一个创业者的基本修养,再文艺的男青年也得尊重这一点。贾樟柯之所以能够这么多年拍小众的电影,就是因为他通过国外拿奖版权分销运作,电影至少是不亏本的;这就是为什么文艺青年的偶像毕赣即使透支营销自己的观众信誉,也要给电影赚回本钱,给自己的朋友圈回血。即使这次自己输了,投资人还肯给下次的机会,至于观众口碑,想要活下去,就要明白,谁的锅里有救命钱。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记录|六合开奖号码|六合开奖网站///大众信息网 版权所有